纪录片进入“网生” 探索更大表意空间



纪录片进入“网络学生”探索更大的表意空间

新华社北京8月20日电(记者王炳阳)这是在线学生纪录片《人生一串2》发布之前发布的数据超过690万次,超过115万次。近年来,一旦小型纪录片在互联网平台上变得越来越流行。

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网络爆发后,《人生一串》《风味人间》《风味原产地·潮汕》等在线学生纪录片也引发了网络热议,有一种趋势突破纪录片利基圈。作为《人生一串》第一季和第二季的制作人和独家播出平台,B台已成为中国重要的纪录片制作人之一。截至今年7月,过去一年有近3500万部纪录片在B台活跃。

对于纪录片从业者而言,互联网意味着开辟一个新的世界。《人生一串》系列导演陈英杰说:“无论可以呈现的类型,持续时间,大小或类型,它都比原始世界更广泛。”

“在线学生纪录片丰富了原始广播电视系统下纪录片的探索路径。”中国美术学院副研究员孙家山说:“视频和直播网站也可以产生不少于原有的广播电视系统根据自己的特点。标准的纪录片作品。“

此外,在纪录片创作进入公共时代之后,参与创作的人们也更加社会化,创作主体包括机构,文化公司甚至个人。中国纪录片研究中心负责人苏六认为,这丰富了纪录片的影视风格。 “在线学生纪录片将主题选择与互联网受众对接,更接近年轻人的消费习惯和审美风格。主题的选择和与受众的互动更有可能满足需求。观众很容易引起共鸣。“ 。

在《人生一串2》的每一集结束时,观众发送的大量“谢谢你好客”拦截将填满整个屏幕。多年来一直是纪录片的陈英杰赢得了许多奖项。他说:“那个(拿奖品)是一种肯定,但它不如电影播出时那么好,”谢谢你的热情好客“全屏让人震惊和感动。”

孙家山表示,经过《人生一串》系列,《风味人间》系列等的初步实践,在线学生纪录片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发展和演变趋势。商业模式成熟后,它将进一步打破圈子,探索更大。表意空间。